除了有病一无所有

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发现想要写什么东西还有很多要学,还有很多要去了解,还有很多要去阅读,去询问,去感受。想要写点什么一点也没有想象中那样简单,至少想要写点能让自己认同的东西一点也不简单。只是有那样的想法是不够的,有心情也不够,有灵感也不够。我需要学习,需要将更多的知识灌输到笔尖,只有那样写出来的东西才不会让我自己有想要马上删掉的冲动,才能够将我想表达的东西写出来。
当然想要写点什么其实也不难,要是想写些一般的,毫无新意而又大众化的东西应该也没问题,给点时间,来瓶饮料,来段俗气的音乐,这些东西混合发酵,就能扯出一篇像老女人的裹脚布那样无聊、洋洋洒洒、毫无意义又随处可见的东西。但是那叫写作么?
当什么时候我能忘记这个故事可能为我带来的和我希冀从这个故事中得到的,当我把写作不是当做一个工具而是一个目的,我想我大概就能将我那些荒唐但有令我自己着迷的故事记述下来,然后念给自己听,然后微笑。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