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有病一无所有

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痛【脑洞衍生】


他已经忘记那种被人称为“疼痛”的神经冲动是怎样的感觉了。
不,至少还是记得是很痛苦的,足以扭曲人的表情,撕裂人的理智的存在。
他每天都在注视着那种一张张痛不欲生的扭曲的脸,看着那些猖狂傲慢的脸在下一秒被击碎,被撕裂。惨叫,惊恐,痛苦。他总是静静的注视着那一起,脸上连一个骄傲的笑容都懒得施舍。
他给予那些袭击者疼痛,但自己却忘记了那种最基本的感觉。
沉睡中的大脑苏醒,指令在神经元之间传送,肌肉拉动骨骼。
他睁开眼睛,瞳孔在瞬间像野兽一样收缩。颈椎转动,发出几不可闻的声音。如果将他的目光具现化成直线的话在直线上看到那个被研究部硬塞给他的电子钟——如果它还能履行它作为钟的职务的话。破碎的玻璃挂在墙上,扭曲的指针闪烁着可怖的光。电子钟是研究部的人硬塞给他的,说是实验一下抗击打性和性能,不过就看地上那几根折断的球棒来看效果着实不错。他无趣的甩甩头,坐起身来,破烂的皮革沙发发出吱吱嘎嘎的惨叫。
用手拉开冰箱门,不得不说研究部的东西实在是有质量保障,竟然能在数次的暴击中只是有一点裂痕内部完好。蓝色的光照亮了空无一物的隔间,他终于想起来自己的咖啡告罄已经有整整一天了。近期忙于实验所以大多数时候一日三餐都是在外面解决——虽然他按时进餐的次数屈指可数。
是时候该出去觅食了啊。他想。
说真的一方通行他对于语言真的是没什么概念。他说过的话估计还没有他打过的架多。那些耀武扬威的袭击者们在发表完诸如“今天就是传说终结的时候”之类的发言后就会一哄而上,完全不给他发言的权利。尽管他也的确没什么想要对他们说的。他没有朋友,也不看电视,对于语言的了解仅限于他那基本薄薄的国语课本——好吧因为他的理科思维的缘故他的国语课实在是少的可怜。事实上也没有谁期待学院都市的第一名能成为一个惊世骇俗的大文豪——好极了反正他也不是。
觅食这个词是他在第一次买回电视时打开看到的,说起来好像还是在某个野生动物频道,说是野生动物频道其实更像是生物课的课外知识普及。他看到觅食这个词就觉得其实蛮适合自己的。虽然这是用来形容那些在遥远的草原或者森林中的可怕的大型食肉动物的——反正人也是动物的一种。因为他的沉默寡言导致直到现在还没有人端正他诡异的用词观。不过在一方通行自己来看这个词用起来的确有些不妥——他比起动物更像是破坏力大的智能兵器。
那又如何呢,他想,反正也没有人在乎我想些什么。
他走在黑夜弥漫的路上,与匆匆赶路的人们擦肩而过,拐角处便利店发出明亮的光,但终究被尽头的黑暗所吞噬。

—————————————————————————————
时间设定实在八月三十一日的事件之前,百合子还没有遭遇名为最终信号的少女,他唯一所拥有的能力还没有被那个项链型电极所禁锢。
全篇无cp,说白了就是我那无边无际的脑洞的产物之一而已
总之百合子超级赞w

评论

热度(2)